吱托邦

吱托邦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0%

内卷式加班盛行,八小时工作制是否只剩空壳

五天八小时工作制是否已经只剩下一个空壳了?其实如果你搜索到这篇文章,相信你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原本被人们嗤之以鼻的非法加班,已经被披上“奋斗”、“感恩”等正能量的光鲜外衣;并且随着社会生存压力不断加剧,内卷越发严重,非法加班这种剥削行为已经不再需要遮遮掩掩了,反而是正大光明地让你臣服。你说你不想干了?大把的人等着替代你呢!如今996、007这类新词在各个行业蔓延,究竟是社会的福报还是无奈的自嘲。
内卷式加班盛行,八小时工作制是否只剩空壳

八小时工作制的发展历程

最早提出八小时工作制的人是一位叫做罗伯特·欧文的社会主义者,他在1817年5月提出了这一观点,并创造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口号:“8小时劳动, 8小时休闲, 8个小时休息。”在欧文的大力宣传下,一些善良的工厂主企业家们发起了一场给工人们争取8小时工作制的浪潮。然而直到1866年,“8小时工作,8小时自己支配,8 小时休息”的口号才首次在第一国际的日内瓦代表会议上获得提出。而第一国际相信大家会有一定印象,它的全称即是国际工人协会(International Workingmen’s Association),是由马克思在1864年建立的国际工人联合组织,并且马克思也是该组织实际上的领袖。

我们将目光转向美国,在1877年时,由于美国劳工难以忍受资本家没有底线的长期剥削,继而“五一大罢工”在美国爆发,工人们同样是喊出了罗伯特·欧文提出的“八小时工作,八小时休息,八小时娱乐。”的口号。在全美工人的可怖压力之下,美国政府迅速推出了明确八小时工作制的法案。然而事与愿违,狡猾的资本家们在八小时工作制法案推出之后,马上找到了应对措施,创造了“计件工资”制度,也就是目前我们在工厂流水线上见到的最普遍的模式,你完成了多少工作量,你就拿多少工钱,按生产组装产品的件数来计费。结果虽然大家可以每天只干8个小时,然而拿到的工钱却少得可怜,导致大部分人只能自愿延长工作时长来获得更多报酬,才能勉强获得温饱。
然而这些为了满足基本生活而被压迫的劳工们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劳动应得的报酬,已经被资本家们巧妙划分为三个部分:1、根本不能满足基本生活的基础工资。2、资本家们可以任意操控用以玩弄你人生的绩效工资。3、必须出卖自己应有的休息时间才能获得的加班工资。看似合理的三个部分,却由于各个企业对其每个部分占比的制定拥有完全的灵活性,从而让这种实际上的压迫披着市场经济的光鲜外衣,堂而皇之的在社会上的各个企业之间践行多年,屡试不爽。
996加班之风盛行

回到我国,1922年5月1日至6日在广州举行了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会议由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到会代表173人,代表着12个城市、110多个工会、34万有组织的工人。大会接受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的政治口号,通过《八小时工作制》《罢工援助》和《全国总工会组织原则》等决议案。这次大会,表明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中国共产党在全国工人运动中的领导地位已经得到认同,并给予全国工人巨大的影响,继续推动着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向前发展。在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的宣言中说到:“我们做工的时间太长了,我们再也不能为着资本家——我们的敌人——的利益来累死,我们宁可奋斗而死;我们再不能忍住我们的饥饿了;我们再不能让那些外国的或本国的监工们的手掌打到我们脸上;我们再不能看着资本家驱策那些亲爱的小孩子们死在机器旁边。我们决意也不让我们的自由完全被剥夺。所以我们要即刻联合起来,组成一个阶级的强固的紧密的阵线,向着资产阶级和压迫阶级不断的奋斗。”

在1994年的2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新规定,实行职工每日工作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44小时的工时制度。后又经过不断改进,定为每周工作时间为40小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超过工作日法定劳动小时的,按照双倍的小时工资支付加班报酬;节假日加班的,按照三倍的小时工资支付加班报酬。这是全国劳动人民几十年来艰苦卓绝斗争的胜利果实!

被迫自愿下的无奈人生

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起源于农耕文化,中华民族从来都有“天道酬勤,力耕不辍”的道德传承。然而却有不少资本家或者企业内部的“小领导”们之流,却阴暗地抓住并利用了中国人踏实肯干的价值观,将“加班”与“勤奋、努力、报答”等优良品质串供起来,对下属人员灌输着不加班就是懒惰、就是疏远组织、就是不思进取等观念进行洗脑,进行各种打压PUA,甚至把下属驯化成“小领导”们的奴隶,任其宰割。
这种混账逻辑不仅在小型私企中大行其道,在国企中也屡见不鲜。不过在私企工作的员工,可以较为容易地跳出这个小环境,寻找下一个自认为更好的工作,所以对私企员工的杀伤力还不算太大。真正让这种混账逻辑威力倍增的恰恰就是在个别央企国企之中,因为央企国企一些万金油岗位比较多,比如“办公室”“党群”“综合办”“纪检”等类似的部门,这类员工多年积累的工作经验其实并不适合在社会上再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尤其是国企的一些领导们,思想先进觉悟高,喜欢追求进步,容易往下施加一种“加班就是上进”的思想觉悟,为了媚上欺下而让这种压力层层传递,导致整个集体都陷入毫无意义自愿加班内卷的群体行为中,最后真就是小部分人踩着另一部分普通人的血肉之躯往上爬罢了。正应了那句话,剥削的目的并非是让1%的人掌握99%的资源,而是1%的人想要掌握200%的资源,剩下99%的人只能负债100%。内卷式加班盛行,八小时工作制是否只剩空壳这种道德绑架式的混账逻辑,巧妙利用了普通青年人不肯认命的闯劲,却让他们在日复一日“自愿加班”和各种压榨剥削的忙碌中疯狂耗费青春,而真正到了35岁之后呢?可能就会被剥削者弃如敝履,而他们的青春,换来了自己的刚刚温饱,却成就了别人的辉煌。“人生不过七十,除去十年懵懂十年老弱就只剩五十,又要除去一半的黑夜,便只留下二十五年”他们于世无名,却付出了自己人生最美好的年岁,没有在春天的阳光下闻过花香,在夏天的烈日下听过蝉鸣,披星戴月、日复一日地囿于小小的格子间之中,连自己可怜的人格都可能无法保全。内卷式加班盛行,八小时工作制是否只剩空壳我们试想一下,拼命加班背后的真正受益人是谁呢?其实大家心里应该都明白,那些剩余价值最后都去了哪里,其实说白了就是生物链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道理。而对于无产者们而言,参加劳动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无非是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集体,而肯定不会有人劳动是为了让资本家的生活更美好吧?在那个旧年代里,地主与大资本家们利用社会发展的随机性而获取的既有资源,通过各种手段,让无产者们自认为如果不超时工作来产生剩余价值就会被社会淘汰,就无法生存下去了,最后它们吸干了你的最后一滴血,还在你面前摆出一副恩人的姿态,正襟危坐地教育你要懂得感恩。现在这个新时代下,这种剥削形式只是变得更加婉转、隐秘一些而已,他们一面宣扬着“福报”“奋斗”之类的正能量,一面将你的剩余价值统统收入他们囊中,然后还可能像《让子弹飞》里面说的,乡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成。

时代洪流中的利益权衡

从目前全社会的状况来看,“内卷式加班”已经成为当前最严重的现实问题之一,并且底线似乎不断在降低。如今恰逢第二个百年目标努力奋进的关键阶段,也是稳步推进共同富裕的阶段,而普通劳动者们所追求的往往很简单,那就是劳有所得工有所值,简单来说就是以前的那句口号“开开心心上班去,平平安安把家回”。开开心心上班去,平平安安把家回而我们是否真要为经济冲刺而做出些每个个体的牺牲呢?答案是肯定需要牺牲的,但是牺牲也是有一个底线的,如果单纯为了“宏图伟业”而忽视了沸腾的民意、无底线的透支劳动人民的信任,这样做实际上已经是严重损害了社会的基础。人民追求幸福生活和民族伟大复兴之间本质上是合而为一的,绝不是对立的。如何权衡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是上述所有目标实现的关键点。创造集体利益的压力不能无端加诸于全体劳动人民身上,《劳动法》也绝对不能成为一纸空文,如果个人的合法权益都无法得到保障,那么建立于这种剥削之上的成果无疑是病态的。竞争,必须施于法律所规定的范围内,无底线的竞争对经济社会的发展没有任何益处,反而摧毁了劳动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础是决不能忽视了既定的规则,而大谈伦理道德。

文章标题:内卷式加班盛行,八小时工作制是否只剩空壳
本文链接:https://www.lovebykin.com/1453783895/
版权声明:若无特殊标注,文章皆吱托邦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